那萦绕梦境的校园小路

发表时间:2010-07-05阅读次数:1787

华为义

1965届高中

青岛九中一进校门,便会面对一条陡峭的柏油路,那是师生们进出学校的必经之路。从59年考入九中,一直到65年高中毕业,在这条路上我走了六个寒暑;从一个幼稚的少年,走成了一个初谙世事的青年。

这条路知道我是怎样长大的。在我考试失败时,它静静地陪我独行;而当我取得优异成绩时,它快乐地伴我欢跳;它目睹了我朦胧苦涩的初恋;在那特殊的年代,它又默默地送我远行。不过,像这样明确地知道这小路对我的人生意义,我是后来才慢慢体会到的。作为中学生的当时,我其实并没在意这条路。对于它,我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。只是记得有一次,好像是62年冬天我上高一的时候,有一天放学正下大雪。我从小体弱,两脚无力,走雪路我都特别害怕,更何况是这么陡的路。我小心翼翼但仍不能幸免,走一段路就噗通一屁股坐下。当我摔到第三个跟头时,有人回过头来说:“哟!三跤了!”我这才看见前面有两个大男生。他们中的一个还算矜持,另一个可就不行了,一脸坏笑。我爬起来告诫自己别再出丑,偏偏脚不争气噗通又是一跤,那男生回过头:“四跤了!”又羞又恼,可又无奈何,蹒蹒跚跚往前走。天!又要滑倒,幸好这时走到一棵小树旁,我赶紧抱住小树,这才站稳,也巧正在这时,旁边另一个女生摔了一跤,那男生回过头来:“五跤了!”我搂着树,又气又叫:“谁五跤了!”那男生:“噢,不是你。瞧瞧咱!多大的雪都不怕!”说完,他用一种让我感到特别矫健的步伐大踏步地走出了校门,留下我一人独自狼狈。就这么不到百米的小路,竟能连摔五跤,足见我当时有多么无能。

关于这条路,大概只有这点记忆了。奇怪的是,后来我参加了青海省建设兵团,生活在千里之外的柴达木盆地。对青岛的思念,对母校的回忆,全都体现在了对这条路的留恋。几番缅怀故土,几度梦缘校园,竟无一例外全发生在这陡峭的小路上。多次后我探究其因,终于明白,这条路是我成长过程中走的最多的一条路。六个寒暑,每天至少四次往返;它已经在不经意间深深地溶于我的心灵,成为我与之倾诉心声的母校的代表。

不知这陡峭的小路现在什么样子了?从波澜壮阔的义和团反帝斗争之始,到改革开放二十年的今城,整整一个世纪,我们的母校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为祖国输送了多少人才,他们都是从这条小路走向了新的路程。

那棵帮我免摔第五跤的小树还好吗?分别三十五年,又长了三十五道年轮。当年仅手臂粗的小树,如今一定长成了参天大树。35年来,又有多少学子在这树荫下读书、嬉戏、避风躲雨?

你好!萦绕梦境的小路。你好!久违了的那棵树。我爱哺育了我的亲爱的母校,我也爱这校园里的一草一木。